打造外向型营商环境 丹麦成欧洲最佳投资国

发布时间:2017-01-23  来源:21世纪经济报道

近年来,丹麦秉持开放经济,倡导自由贸易,积极吸引外资。为推动经济增长,该国采取了一系列改革措施,着力降低企业的社会负担和负税压力。同时,政府努力精简行政审批手续,并扩大公共投资。此外,该国科研氛围良好,在科技发达的欧洲地区,科技水平依然首屈一指,特别是在新能源技术,生物医药、纳米技术和声学方面具有国际领先优势。由此,世界银行《2016年全球经商环境报告》将丹麦列为全球“最佳营商环境国家”第3位,在欧洲地区名列第一。


丹麦税收和人力成本高企,在吸引投资方面并不具备优势。但近年来,该国秉持开放经济,倡导自由贸易,积极吸引外资。世界银行《2016年全球经商环境报告》将丹麦列为全球“最佳营商环境国家”第3位,在欧洲地区名列第一。事实上,世界银行已经连续6年将丹麦列为欧洲最佳投资目的国。通过大量的政府支出,丹麦福利水平和社会平衡发展也在全球领先。《2016年全球幸福指数报告》将丹麦评为世界上最幸福的国家。


简单地比较一下丹麦和美国的数据。1995至2015年,丹麦和美国的人均GDP平均增长接近,前者1.1%,后者1.5%;2015年,以购买力平价计算,丹麦和美国的人均GDP分别为49033美元和56066美元,相差不多。然而,2014年,两国国内的收入差距(最富有10%的人与最贫穷10%的人的收入比)有显著差距,前者是5.3,后者是18.8。


在税收方面,2015年,丹麦税收负担占GDP的46.6%,而美国只有26.4%。2014年,在公共支出占GDP的比例上,前者为55.3%,后者只有38.1%。结果是,丹麦平均预期寿命和满意指数都要高于美国。


对丹麦政府来说,目标就是要鱼与熊掌兼得。《丹麦2020:知识、增长、繁荣、福利》提出,到2020年要实现十大发展目标,包括:全球最富有国家之一、全球十大寿命最长国家之一、全球能源效率最高的三个国家之一、创造平等机会最好的国家之一、欧洲国家中移民融合最好的国家。


另外,该计划还提出,要让丹麦高技能劳动力供给进入全球前十,在校学生进入全球最聪明学生行列,至少有一所排名欧洲前十的大学,国民成为世界上信任度和安全度最高的人,公共部门成为世界上工作效率最高、官僚作风最低的部门之一。


坚持简政增效


近年来,丹麦政府为推动经济增长采取了一系列改革措施,着力降低企业的社会负担和负税压力,包括将公司税从25%降至22%,削减向企业征收的能源税,削减酒店业增值税,降低企业红利税,为中小企业融资提供优惠。


同时,政府努力精简行政审批手续,并扩大公共投资,包括:免除注册企业管理层自然人居民要求,将一半企业注册耗时降至24小时,投入33亿克朗提高水电气等公用事业单位效率,提高私营服务部门竞争力,投入30亿克朗提高劳动力技能和生产能力。


丹麦政府预测,上述改革能为丹麦经济增长贡献60亿克朗,同时为企业减少40亿克朗费用,并在2020年前为企业带来额外的80亿克朗投资。


这些改革措施已经取得初步成效。自2013年以来,丹麦经济一直处在缓慢复苏轨道。据丹麦银行1月6日预测,丹麦2016年经济增长为1%,2017年、2018年将分别增长1.5%和1.8%。该行认为,丹麦经济增长主要得益于国内外需求增加、企业投资增加、生产率提高等因素。


1月11日,丹麦国家统计办公室发布的数据显示,去年11月,丹麦工业生产指数增长6.6%至124.7,超过2008年经济危机前的122.0的历史高点。这证明丹麦工业生产自2009年89.5的历史低点一直在攀升。该办公室预计,2016年12月的数据将继续增长。


当前,丹麦通胀水平、国家债务水平和失业率均持续低位,人均收入在欧盟国家中保持前列。由于整体经济形势稳定,丹麦是国际上为数不多的长期保持3A信用评级的国家之一,为外国企业赴丹麦投资创造良好条件。


灵活保障就业政策


调查结果显示,丹麦人对全球化前景表示乐观,并不担心会失去就业机会。这在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其独特的灵活保障就业政策(Flexicurity)。丹麦的这一模式包含三个重要的支柱:


首先是灵活的雇佣和解雇政策。在丹麦,员工和雇主代表组织签订集体协议,如果符合法律规定并进行了双方一致认可的告知,雇主有权利在任何时候以不承担离职成本的形式解雇员工。约有25%的丹麦私营企业工人每年更换工作。


其次是有保障的失业安顿政策。丹麦绝大多数人都参加了失业保险,社会保障程度高——最低收入工人可以拿到90%的工资,因此,员工不会陷入贫困。


最后是积极的劳动力市场政策。丹麦建立了一套有效的系统,为所有失业人员提供指导、教育和培训,每年为此投入的资金占到GDP的1.5%。


与其他欧洲国家相比,丹麦对于终止合同的规定更加宽松,这是因为丹麦就业政策的目的是促进“就业安全”而非“岗位安全”。这个模式有两大好处:一方面,让雇主可以根据经营状况调整雇员人数;另一方面,也让雇员获得失业保障和再就业的技能培训。


丹麦模式是基于该国各个社会党派、团体长达一个世纪的对话和谈判而诞生的。这一模式在2007年被欧洲委员会推荐给欧盟成员国。


以创新经济吸引投资


在科技发达的欧洲地区,丹麦的科技水平依然首屈一指,特别是在新能源技术、生物医药、纳米技术和声学方面具有国际领先优势。这与该国良好的科研氛围密不可分。丹麦政府研发支出占GDP比重已达到3.03%,列欧盟第三位。


医药工业是丹麦的支柱产业之一,90%的产品供出口,出口额占工业出口的60%。位于哥本哈根和瑞典南部斯堪的纳维亚地区之间的“药谷”,聚集了斯堪的纳维亚地区60%以上的制药工业。目前,“药谷”已聚集了395家生物医药技术和制造公司、3家大学研究机构和9家医院,成为欧洲最大且生长速度最快的生物技术产业群。


“高效、清洁、可持续”的能源发展模式一直是丹麦的国际名片。当前,该国可再生能源占整个能源消费的比重已达26%。丹麦的风力发电、秸秆发电、垃圾发电等可再生能源技术,超临界清洁高效燃煤,以及热电联产技术具有世界领先水平。风电占丹麦全国电力总消费的39%,位居全球第一。


近几年,丹麦政府还在加大鼓励和支持科技产业外来投资,不断有国际巨头企业在丹麦落户。北京时间1月20日,Facebook 宣布将斥资1亿美元在丹麦建立一个新数据中心。这将是Facebook在美国以外的第三座数据中心,将100%采用可再生能源运营。2015年,苹果公司宣布要斥资9.5亿美元在丹麦建立一个大型数据中心。


作为通往斯堪的纳维亚半岛国家和波罗的海国家的天然门户,丹麦一直努力充分发挥自己的地理位置优势,不断完善基础设施,提高运输效率。哥本哈根机场已成为北欧地区最重要的空运枢纽,哥本哈根-马尔莫港也是北欧地区重要航运中心。丹麦船舶占世界商船队总量的7.3%,提供的海运服务占世界航运市场的10%。这些条件为外国企业将商品销往其他市场提供了有力的保障。


目前,外资企业营业额约占丹麦企业总营业额的20%,雇佣人数占所有私营企业总雇佣人数的16%。联合国贸发会议发布的2016年《世界投资报告》显示,2015年,丹麦吸收外资流量为36.4亿美元;截至2015年底,丹麦吸收外资存量为1008.6亿美元。


中丹经济合作方兴未艾


“丹麦与中国的经贸往来在近10年增长2倍多,只要中国的绿色增长规划仍关注绿色能源、环境、卫生和食品这些丹麦企业擅长的领域,这种增长趋势就将继续保持。”丹麦驻华大使戴世阁日前在《日德兰邮报》发表署名文章说。


目前,中国继续保持丹麦在亚洲最大贸易伙伴的地位,丹麦则是中国在北欧地区第三大贸易伙伴。据中国海关统计,2015年,双边贸易额达102.5亿美元,连续第二年突破百亿美元大关。其中,中国对丹麦出口61.5亿美元,中国自丹麦进口41亿美元。


中国是丹麦在海外第二大投资目的地国,丹麦则是中国在北欧地区第二大外资来源国、第三大技术转让方。截至2015年底,丹麦在中国投资企业共898个,实际投入30.6亿美元,主要集中在医药、制造业领域。


中国产业升级为两国经贸合作开辟新的空间。作为一个小国,丹麦希望保持全球科技领先地位,并增加在可持续发展和绿色增长方面的话语权。作为一个转型中的大国,中国需要丹麦的丰富经验和先进技术。


中国对丹麦投资规模不大,企业数量不多。据商务部统计,截至2015年末,中国对丹麦直接投资存量为8217万美元。“中国对丹麦的投资起步虽晚,但近年来,中国对丹麦投资呈现积极发展态势,民营企业主动参与,投资领域进一步拓宽,投资方式呈现多样化。”中国驻丹麦大使馆经商参处参赞张舒静说。


值得一提的是,科技项目在中丹合作中的分量日益突出,内容涉及清洁能源、生物医药、纳米技术、食品安全、信息技术等多个领域。作为这一领域的旗舰项目,2012年,深圳华大基因研究院与哥本哈根大学、丹麦国家样本库等科研机构共同出资1.9亿人民币,组建华大基因欧洲研究院,合作开展基因测序应用。


另外,随着“一带一路”倡议的推进,两国在互联互通方面的合作具有广阔的前景,特别是在航运业。全球最大的集装箱航运公司马士基在全球130个国家和地区拥有12万员工,其中,在中国大陆40个城市设有107家分公司或代表处,有1万名员工。